中国房子够住了,经济学家:高房价挤占资源,博士都不敢谈买房

但凡转折期,一般都是英雄辈出的时代,专家们讨论起房地产来个个都是英雄,似乎都是时代的弄潮儿,但我不希望都只是打嘴仗,而应该是真正的英雄。最近专家们的观点也是频出,似乎一个赛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

在2019博鳌房地产论坛上,“六个钱包”专家樊纲抛出众多雷语,包括“房地产的需求还在增长,并没有消失”“中国人爱炒房因储蓄率太高,我国财富量巨大”“房地产金融收紧可能导致房价提高”“限什么都可以,千万别限房价,不让买是不正常的”,可以说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热烈讨论。

同样,在该论坛上,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汇丰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巴曙松也是言论的明星,无论你是否认同,但更具时代性,与当下政策似乎更加同步。

高房价一直困扰着我们,越是想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就越是比登天还难,近日,据诸葛找房报告显示,三亚、厦门成为购房难度前五名的城市;在监测的100个城市中,房价收入比分化明显,深圳以35.90雄踞榜首,也就意味着不吃不喝需要36年才能买得起房。2018年城市GDP过万亿的城市达到16个,房价收入比在8~36之间不等,城市间差异较大。北上深一线城市GDP均超24万亿元,房价收入比均超26。

虽然总是说买房难,可现实是再难也有人买得起,有钱人买多少都不嫌多,越是这样,普通百姓就越是买不上。当人们的观念是不买房就不行的时代,那么就会倾尽所有不惜一切代价去承担买房,必然导致家庭80%资产都用来买房,表面上人们买了房,可是房子是咋来的?樊纲最清楚,很多家庭动用了六个钱包,这还是幸运的,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优待。

当钱都花在房子上时,谁还敢消费?谁还有钱消费?我是多么希望高房价不仅不会影响到大家的消费,反而还能让大家增加收入和财富啊!事实上并不是我希望的样子,的确有人因买房增富,但是多数是炒房者最获利。作为普通老百姓,倾尽所有都把钱投到了一套房子上,他们不曾把这套房子变现,一生或许只有一套房子,这就是我常说的坐拥千万价值房产而却过着乞丐般的生活。

巴曙松就指出,当前核心城市房价太高,二手房房价高、增长快。房地产销售额去年到15万亿,严重地挤压了社会的资源。社会资源都投到房地产了,哪还有钱去投其他的创新转型。

巴曙松还表示,现在经常和自己的研究生谈论房子,在十年二十年前,人们还会说“再努努力弄个首付”,但现在硕士、博士毕业生在北京金融街工作,“我问他房子是什么情况?”他们说,“巴老师,不要跟我谈这些,我们不想”,都是自己找个地方租房。

如果不是高房价挤压,谁不想买房?可现实是买得起吗?这倒不是说等天上掉馅饼,而是应该调整心态,更重要的是高房价不仅是让人们无力承担买房,更重要的是风险。

这似乎与当前国家提出“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不谋而合,之所以有这样的定位,也正是基于这么多年房地产的副作用开始发挥,高房价已经变得不划算了。

但是当场却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城乡建设经济系主任陈淮怒怼,“我处在被动的状态,所以我得在有限的资源空间内把我想说的话说一说。巴先生显然不是村长级的,一定是高等的经济学家,(这件事)不像吃糖,吃一块少一块,经济学不是这么算账的。不是被房地产挤了,而是被房地产推动了。不知道是脑残的儿童说的话,还是真的是这样。”

不知道陈淮的经济账该怎么算。其实没必要争论高房价到底挤压了其他行业资源没有,关键是要看挤压了谁的消费?高房价到底服务了谁?我看到的是少数人通过房地产获利,投资本无不可,但是炒房者却大有人在。如果房地产只是让某些利益群体财富增加,没有挤压消费,那么就应该变。究竟有没有挤压,老百姓说了才算。

在巴曙松看来,中国目前的城镇化处于快速城镇化后半段,速度有所减缓,但实际上还属于有比较明显的提升空间,而2030年可能是中国城镇化的分水岭。根据他的统计,中国已基本上告别了住房短缺,即户均住房套数比例。

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如果严厉执行,必将改变过去的逻辑,那些专家如果还沉浸在过去,必然就难以发出与时代同步的声音,也必将被淘汰。历史证明,凡是过度依赖房地产实现和维持经济繁荣的国家和地区,最终都要付出沉重代价。凡是靠投资、投机房地产来理财的居民、企业最终都会发现其实都很不划算。

Share this post

Post navigation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