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game no life

收藏
查看我的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0

编辑
锁定
讨论

《NO GAME NO LIFE》是由巴西籍日本裔小说家、插画家、漫画家榎宫佑著作并绘制插画的轻小说。曾经计划于中国大陆地区出版简体中文版,但因为出版社自我审查而中止。

原版名称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

其他名称

NO GAME NO LIFE游戏人生

作 者

榎宫佑

插 画

榎宫佑

译 者

林宪权(中国台湾)

类 型

奇幻、冒险

地 区

日本

出版社

Media Factory

所属文库

MF文库J

出版期间

2012年04月-连载中

刊行册数

10卷(连载中)

其他出版社

东立出版社(中国台湾)

1
故事简介

2
角色设定

?
人类种(Imunity)

?
森精种(Elf)

?
天翼种(Flueqel)

?
兽人种(Warbest)

?
吸血种(Dhampir)

?
海栖种

?
机凯种

?
唯一神

?
神灵种(OldDeus)

3
用语解说

?
十条盟约

?
十六种族

?
星杯

4
已出现的游戏

?
各类扑克牌游戏

?
拥有自我意识的国际象棋

?
超现实的文字接龙

?
赌上一切的黑白棋

?
爱上或被爱上2 (Love or Loved 2)

?
历史上风险最高的掷硬币

?
真实恋爱模拟(伪)

?
言灵的鬼捉人

?
命运魔法牌

?
星杯战争

5
单行本

编辑

“听说游戏玩家兄妹要征服幻想世界。”
既是尼特族又是家里蹲,不过在网络上却是被奉为都市传说的天才游戏玩家兄妹——空与白。
称世界为“烂游戏”的两人,某一天被自称是“神”的少年召唤至异世界。那是个战争为神所禁止,“游戏决定一切”的世界——没错,连国界也一样。
被其他种族逼至绝境,只剩下最后都市的“人类种”,空与白这两个废人兄妹能够成为异世界的“人类救世主”吗?
“——来吧,游戏开始了。”

编辑

“十六种族”中最末、最弱小的种族,身体孱弱,魔法适应值为零,无法使用魔法,甚至被人用了魔法也无法察觉。“Immunity”亦有免疫之意,人类就像星球的免疫机能,阻止了名为战争的愚蠢疾病,因而被特图赐予称谓。
“大战”中对其他种(怪)族(物)毫无反抗能力,只能在偷偷摸摸地苟延残喘,并时刻警惕其他种族的动向,万一被战斗波及哪怕只是流弹也会遭受灭顶之灾。
曾建立面积最大的国家,之后不断败退,如今只剩最后一座都市。
唯一从自然中诞生的种族,其他种族均为神明种所创造。
原本并没有专门的名字,特图当上唯一神后,特别命名“人类种”
种族的棋子为国际象棋所有棋子中最弱小,但最不可或缺的“王”(最初的棋子)。
代表国家:艾尔奇亚——原本只是一座城市国家,政体为王国。但由于东部联合、奥仙德、阿邦特·赫伊姆的加盟,现正在转变为联邦体,艾尔奇亚暂定为首都。
角色人设角色简介

空(そら)声优:松冈祯丞
白的哥哥,本作男主角,十八岁。无职,处男,沟通障碍,游戏废人。比任何人渴望现充。即脱离处男。
一旦离开白变成独自一人,就会变成无可救药的社会不适应者。
因为先天能力缺陷,所以十分擅长解读人们语言和心理。
擅长对对手的心理分析与行为预测,对战局变化的预先把握已经近乎预知未来。
擅长从规则中找出隐藏的漏洞,制定出超乎想象的破解方法。
对他和白而言,现实世界是个“渣游戏”。
认为包括自己在内的人类都是没有才能的,不论在异世界还是在自己原来的世界都一样,但是空相信人类的“可能性”——“天才”(白)。
比任何人都要仰慕自己的妹妹,白。
和白感叹时经常以”妹妹啊”开头。
口头禅为“来吧,让我们开始游戏吧!”
在国际象棋中和白一起打败了特图,并被带到迪斯博德。卷末与克拉米决战时和白齐心协力战胜了有森精种魔法帮助的克拉米,成为国王。并在正式成为全权代理那一天对全世界发表了我们是弱者的慷慨激昂的演说,同时宣布向各个种族宣战。
第二卷向兽人种宣战。于【国立艾尔奇亚大图书馆】战胜【最终个体】吉普莉尔,取回被夺去的图书馆,得到吉普莉尔的效忠。
第三卷与克拉米进行游戏并胜利,希望克拉米与菲尔·尼尔巴莲成为间谍,克拉米答应。然后与兽人种开始游戏,在对方作弊的情况下战胜拥有【血坏】的初濑伊纲。卷末巧妙地以猜硬币的方式和巫女在关系国家的决策上平手,两全其美实现了双方条件,实现【艾尔奇亚联邦】。
第四卷加入海栖种、吸血种的游戏,尝试唤醒女王。中途因为发现比赛没有准确的胜利条件,以及对海栖种、吸血种的怀疑,中断了游戏。
第五卷中前往天翼种所在进行游戏,获得胜利。以此获得大量情报。后通过了海栖种的游戏。卷末收服海栖种、吸血种和天翼种。
因为是处男的原因,因此会有一些性欲。
坚持在白十八岁前禁止一切十八禁要素,但在(自己以为)白睡着后会偷偷排毒。
实际上空与白是在父母再婚时成为兄妹,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
以个人身份与白的对战成绩为3526744战1170080胜1170080负1186584平。

白(しろ)
声优:茅野爱衣
空的妹,本作女主角,十一岁。特征是瘦弱的身体、雪白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睛。
拒绝上学,没有朋友,有对人恐惧症,游戏废人,被欺负的孩子。
一旦离开空变成独自一人,就会变成无法正常交流的对人恐惧症患者。
天才少女,因不被常人理解而被孤立。
具有超强的记忆力和数学推演能力,在与世上最强国际象棋程序交换先后手的较量中,获得了20连胜的成绩。
与哥哥一起经过6小时的苦战之后终于以国际象棋的形式战胜了特图,并被带到了迪斯博德。
被空认为是接近神的存在,即真正的天才。
被哥哥仰慕。不擅长哥哥所擅长的战略游戏。有时会说出讨厌哥的游戏风格这样的话。
能如同机械般进行超精细操作,但受体力和集中力影响。
对她而言,现实世界是个“渣游戏”。
一岁的时候就会说话,令母亲十分恐惧。在“白色墙壁的建筑物”度过了两年。
幼年第一次遇到的是对着周围的人抱以机械笑容的哥哥空,并在得知其名字后,一语双关地说出“真的[空空的]。”来讽刺。
在遇到空后,进行游戏时的平手,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游戏是快乐的。
在空失去冷静时安慰空,给予其安全感。再被空疑惑地问及爱是什么的时候红着脸说不知道应付。
与哥哥互帮互助战胜了克拉米,成为了艾尔奇亚的女王。
破解了唤醒莱拉的游戏,判断出了真正的通关条件(本应是空擅长的领域)。
实际上空与白是在父母再婚时成为兄妹,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
其实属性是兄控,爱慕着空。
以个人身份与空的对战成绩为3526744战1170080胜1170080负1186584平。

史蒂芬妮·多拉(ステファニー?ドーラ)
声优:日笠阳子
人类最后国家的前任国王——艾尔齐亚先王的孙女。
非常重视自己的祖父(先王)和艾尔奇亚的一切。她认为自己受人侮辱可以,但不允许别人说祖父的坏话。
从祖父处继承了秘密书斋的钥匙,并将其交给空。
曾参加“下任国王遴选”的循环赛制赌博大会,被克拉米打败。
在初次见面的猜拳中被空误导,中了“平局也要无条件听从一个小小的要求”的陷阱,之后被空下了“迷上我吧”的命令。
[1]

在情感波动激烈等情况下会显露兴趣:锻炼额头(笑)。
被空白兄妹起了“史蒂芙”的昵称。
经常遭到空与白,甚至吉普莉尔的戏弄而沦为受害者。
被吉普莉尔称为‘小多’。被初赖伊纲称为“史蒂公”。
擅长缝纫料理等。
虽然经常被当笨蛋耍,但实际上从小接受精英教育,并结识许多朋友,成绩优异,不论是游戏还是政务处理都十分出色,在这一点上令空白惊讶和恐惧(因为社会不适应症和对人恐惧症而对这些很不熟悉)。实际游戏能力很强,只是因为空白太强,而显得弱化了。初赖伊野评价她除了空白兄妹之外,在人类种中已经难见敌手。
在空白和吉普莉尔的词语接龙游戏中惨遭各种境地。
在和兽人种的领土战时担任了意想不到的伏兵。
在唤醒莱拉的恋爱模拟游戏中以男学生的属性进入游戏,并受到游戏中女生追捧。
因为空与白平时都只顾玩游戏,国家的大小政务实际上都是由她处理。
在空白刚刚上任国王和女王后一直是她代替管理朝政,因为压力,有一次想要以游戏的获胜来促使空白处理政事并提出让空成为一个健全的人,在此之后进行了多次大大小小的游戏,但都惨败。后来渐渐理解空白。
现任艾尔奇亚宰相,具有公爵爵位,对空抱有好感。
曾被空教导微表情,并指出自己是变态,最后因伊纲的确认而坏掉,大彻大悟,成为史蒂芙(完全变态),变得极为厉害,与空进行游戏只因睡眠不足而败。那时,空感觉就像是在跟自己竞技,并认为其强悍程度已经快逼近白了。

诚·多拉(マコト·ドーラ)
声优:福岛润
史蒂芬妮的祖父,人类种最后一片国土艾尔齐亚的前任国王。
相信人类的可能性。
临终时下命“下一任国王将不继承给朕之血脉,而要加冕于‘人类最强的赌徒’。”
游戏方面不强,生前多次与其他种族以国土比赛并输掉,被人类骂为“愚王”。
但实际上是伟大的王。
实际上是哪怕自己办不到,也要堵上自己的名誉乃至政治生涯,利用人类无法利用的国土反复挑战,试探敌人底细,给自己的继任者(人类最强的赌徒)尽可能详细的情报的“人类再起之王”。
利用对方“只要让他以为差点就能赢,下次就还会挑战”的心理,挑战兽人种八次,每一次都把无价值的土地作为筹码输给东部联合,但因为是人类种加上发誓有生之年不告诉任何人而成为唯一与兽人种对决后仍然记得游戏内容的人。
与兽人种的游戏内容被限制“一生”都不许向他人透露,在“死后”留下了研究笔记。
在卧室中有隐秘书斋,里面放满了穷其一生对其他种族的研究成果。
写下了和唤醒莱拉游戏相关的受尽宠爱而追求得不到的爱情而最终陶醉其中死去的公主的故事。
并将珍藏研究成果密室的钥匙交给了史蒂芬妮。嘱咐她交给可以担当得起三百万人类种之责任的人,即“人类最强的赌徒”。因而设定了选拔下一任国王的赌博大赛。

克拉米·杰尔【克拉米·泽尔】(クラミー?ツェル)
声优:井口裕香
十八岁,身高158cm,贫乳。
“下任国王遴选”赌博比赛的参赛者之一,初登场就击败了史蒂芬妮。
森精种国家“爱尔文·加尔得”的间谍,依靠菲尔(菲尔·尼尔巴连)的魔法支援作弊一路高奏凯歌,最后被空白揭穿并击败。
参加国王竞选的目的是希望以森精种傀儡国的方式保留人类种最后的国土。
原本以为空白也是其他国家派来控制人类种的间谍,后来在与空进行的“能夺取对方一切的黑白棋”中,与空互相交换了记忆,从而了解了空白兄妹的来历和目的,对空的童年感到惊讶、恐惧。
本身游戏水平也是极高,能在森精种的游戏中,完封森精种贵族的攻击。
其实是个爱哭鬼,傲娇属性。
从曾祖父那代开始就是尼尔巴连家的奴隶。
侍主菲尔的闺中密友,但不得不对外人隐瞒两人关系。
经常被人说是贫乳,在森精种眼中(除了菲)地位很低,在尼尔巴连家曾经常被其他仆人侮辱、欺负,在仆人们被菲尔以偷窃主人财物为名全部解雇后才结束。

里克·多拉 【利库·多拉】(リク·ドーラ)
  与空无论是性格还是长相都极为相似。6000年前大战时期人类的领导和路标。
小时候经常一个人躲在房间中下棋,对手是别人看不到的“某个少年”。
7岁时故乡的村落被战斗波及而变成孤儿,从而明白现实并非游戏这么单纯。被柯萝涅的村落收养后,13岁时再次目睹村落的毁灭。从此以死者的遗志起誓,立誓带领众人看到“大战”结束的一天,以13岁的年纪成为村落的领导者。
5年间村落人数就发展到2千人以上,通常同等规模的村落每年至少出现上百名死者。但在利库带领下牺牲的人数仅为48人,但本人对这48人的牺牲极度自责。
与空相似,擅长迷惑、诱导他人,甚至欺骗自己,将感情封锁在内心深处,仅在独自一人时发泄。
精通地精语、森精语、妖精语、妖魔语、兽人语等。
在独自外出时与休比相遇,将其带回村落并向他人隐瞒其身份。
因为休比的无心之言而被贴上了鬼畜萝莉控的标签。
最开始对休比并无好感,但经过一年多的朝夕相处,逐渐接受了休比,最后与其结成连理。
从休比处得知神灵种的说明后,明白小时候对弈的对手就是游戏之神。
与休比或者游戏之神的对弈中,从未获胜。
从休比处得知了“大战”的起因及结束条件,并发现了当中隐藏的不为人知的另一个结束条件。
之后将村落领导者的身份让给柯萝涅,带领连休比和自身在内179人的“幽灵”,用将近1年的时间游走于各种族势力之间,靠情报、谋略以及三寸不烂之舌,将战线诱导出人类的居住区域,形成了胶着的状态。却在最后阶段传来了休比死亡的消息。
失去休比后一度心灰意冷,在继承了休比的“心”机凯种介入后强行振作。最后在机铠种的帮助下让星杯显现,因连最后的右手也失去而无法触及星杯,将希望寄望于自己未曾赢过的对手“游戏之神,然后自己被贯穿行星的余波消灭,结束了永无止境的“大战”。

克洛妮·多拉(柯萝涅·多拉)(コローネ·ドーラ)
  昵称是柯儿(コロン)。以里克的姐姐自居。性格简单来说就是热心肠大姐姐。很关心里克和休比。拥有优秀的领导能力和过人的智慧。被里克叫做“克珑”。能够修理其他种族的望远镜。在第一见面时就偶然发现了休比并非人类,但基于对里克信任,并未点破。
担任了里克和休比的结婚见证人,将自己及里克、休比的名字刻在传家宝石的背面。
依照里克的遗嘱,移动代表世界格局的最后一枚棋子,将(与特图博弈)棋局引向(Perpetual Check)和局,从而成为特图构造世界格局的原型。
宝石如今挂在斯蒂芙胸前,要将其拆出来才能看到背面的刻字。
艾尔齐亚的建国女王,在“大战”结束后领导全人类种的才女,充满着知性美,和蔼可亲的女王,一生中从未在人前落泪。
伊万
集落的居民之一。玛鲁达的丈夫。和利库以及阿雷伊外出调查地精种的空中战舰残骸时,遇见下等的妖魔种,之后成为诱饵让其他二人逃走,自己死亡。
阿雷伊
集落的居民之一。和利库以及伊万一同调查地精种空中战舰残骸。可以说一口完美的兽人语。比伊万小一岁多。179名“幽灵”中的其中一员。
玛鲁达
部落的居民之一。伊万的妻子。
诺娜
部落的少女。伊万和玛鲁达的女儿。
赛蒙
部落的一员。

十六种族中位阶序列第七位,以长耳白肤为特征。
创造神为“森神”卡伊纳斯(カイナース)。平均寿命高达一千年。
最擅长魔法种族,掌握的魔法种类繁多,唯一能展开多重魔法的种族,但能控制的绝对值不如上位种族。
“大战”时曾经被吉普莉尔用天击毁灭了国都,发动大量力量却也才抵挡了部分攻击,依旧损失惨重,魔道书也被席卷一空,为了找回失去的魔法体系而花了超过800年的时间。
“十条盟约”后建立了迪斯博德最大的国家“爱尔文·加尔得”,具有高度的魔法文明。大多数为二重术者和三重术者。
爱尔文·加尔得是民主国家,但鼓励以盟约束缚下位种族,相当于奴隶制度。(人类种的地位在爱尔文·加尔得连家畜也不如)
种族的棋子为“战车”。

菲尔·尼尔巴连(フィール?ニルヴァレン)
声优:能登麻美子
五十二岁,但有着十五岁少女的外表,有森精种象征的长耳朵,以及柔软蓬松的金发,巨乳。
与外表不同,在心理战方面有着与空不相上下的能力。
出生于在爱尔文·加尔得代代保有上议院席位的名门尼尔巴连家,在上一代家主去世后,已经成为尼尔巴连家实际上的一家之主,兼上议院代理议员。
因出身名门却依靠增幅器(额头上的紫色魂石)才勉强达到二重术者的水平,被本国的高等学校”白镂之树“退学,而被蔑称为“尼尔巴连之耻”。
在魔力使用频繁后魂石会变得黯淡。
利用精灵线路情报网为克拉米带来各种各样的情报。
实际上是超一流的六重术者。同时可以施展六个魔法。
和森精种中多人游戏并赢得大量土地。其中有阶段幻化为克拉米的模样使对方轻敌。
看着克拉米出生和长大,两人关系亲密。只要为了克拉米,哪怕祖国毁灭都在所不惜,也因此解雇了家中的所有仆人,在空白兄妹眼中更像母女关系。至于原因,本人思考了很久也没有得出答案。
暗中谋划奴隶解放,对鼓励奴役其他下位种族的爱尔文·加尔得而言无异于叛国。
与发出天击而毁坏了国都的吉普莉尔不合,在制作黑白棋游戏时经常斗嘴。
除了吉普莉尔以外,每个人都可以叫她菲。
  与吉普莉尔共同制作了空与克拉米游戏用的黑白棋。
  在克拉米和空白组成共同战线后自愿充当针对爱尔文·加尔得的双面间谍。
将经空篡改记忆后的“东部联合游戏的真相”上报爱尔文·加尔得。
在人类种和兽人种的游戏中担任利用精灵回廊连接克拉米的角色,并以此魔法来威吓兽人种防止作弊。
天然黑属性,有着阴谋家的绝对资质。有恐怖政治的倾向。(因为克拉米杰尔被各种鄙视从而想支配或摧毁自己的国家)
百合女,超越友情地喜欢着克拉米杰尔。
打算利用空击败唯一神,然后自己登上唯一神的宝座(方法未知),改变人类种的寿命,从而打算永远和克拉米杰尔在一起。
罗恩·沃尔特
爱尔文·加尔得的贵族。瞧不起菲尔和她对待人类种的方法。更轻视克拉米。私下对地精种贩售以精灵凝缩 的违法药物。试图以游戏取得菲尔暗中策划奴隶解放的证据,但于命运魔法牌游戏中败在克拉米和菲尔手上。按照盟约,对两人以绝对忠诚服侍并忘记自己失败的事情。
  
妮娜·克莱弗(ニーナ?クライヴ)
“大战”中森精种的首席术者八重术者,森精种的秘密武器“虚空第零加护”的开发者兼理论倡导者。
与利库化身的“幽灵”接触,获得了地精种秘密武器“髓爆”的情报,促成了森精种与地精种的对峙。
妮娜是假名,本名是馨库(真红)·尼尔巴连(シンク?ニルヴァレン),八重术者。与其接触时为了避免被揭穿身份,利库将剧毒的“黑灰”涂抹全身,造成大面积皮肤坏死。

十六种族中位阶序列第六位。
基本特征是头上的光环和后腰的翅膀。
“大战”中由战神阿尔特【忒】修(战意、憎恨、恶意和血为粮食的神灵种)所创造,用以杀神的兵器。
即歼灭神——歼灭其他种族的剑。
要将唯一神的宝座献给阿尔特修——为此而诞生的剑。
战神十八根翅膀的断片——羽毛。
拥有近乎永恒的寿命和高魔法适应性,能自由地进行空间转移。
制造者为因战争而强大的“战神”阿尔忒【特】修,已故。
生性好战嗜血,“十条盟约”前,以收集首级为乐,经常成群结队地去狩猎更上位的巨人种和龙精种。因“十条盟约”而被禁止杀戮后,改为狩猎“未知”。
“大战”后,在已故主人的使者、幻想种“阿邦特·赫伊姆”上建立同名的国家,由8位代表+全权代理人共9人组成十八翼议会进行管理。
种内流传的名言是“汝所欲者,杀而夺之即与获赠无异”(“杀而夺之,意同天赐”)。
种族的棋子为“皇后”。
代表国家:阿邦特·赫伊姆,小说第五卷中加入艾尔奇亚联邦。

吉普莉尔(ジブリール)
声优:田村由加莉
实际年龄已经六千四百零七岁。
“大战”末期制造的最后一个天翼种,有最终号个体(Close Number)、番外个体(Irregular Number)的称号,所拥有的力量是其他天翼种不能比拟的。存在本身就连创造天翼种的阿尔特修也无法理解。
十八翼议会中的一员,因对“书籍共有法”(销毁重复的书籍,所有书籍为全天翼种共有)不满而出走,从史蒂芙祖父手中赢下国有图书馆后赖在那里不走,并将自己看上的书全部赢走。
造成艾尔齐亚书籍匮乏的罪魁祸首。
天翼种中的最强个体,唯一做到单人讨伐上位种的天翼种。在其他种族间也被人所畏惧,如今仍不时怀恋大战时期可以随心所欲使用力量的心情。
“大战”中以“肿了6个包”为由,用“天击”将森精种的首都轰成废墟,并卷走所有魔道书,作为代价花费了五年才恢复力量。
用了百分之五的力量劈开了海栖种 的海洋打开了通道直达奥仙德,并为空白和史蒂芬妮提供人类呼吸所需的氧气。在空白推算出通关条件第二次进入莱拉的游戏中后依照计划发动了源源不间断的天击(游戏中任何消耗都会立刻恢复)蒸发海水将莱拉逼上海岸。
经常会露出变态的一面。
能直接承受氢弹爆炸而毫发无损。
能运用十六种族的全部语言,更精通异世界语与古语等七百种以上的语言及其知识。认为一本书籍可以阅读多次,从中得到新的东西和理解。
称呼阿兹莉尔前辈。虽然认为阿兹莉尔很固执,但很信任这个姐姐。在空白与百名天翼种的文字游戏中提供言灵,并为了让阿兹莉尔理解暗地里赌上自己的性命,后来被空道出。原因是相信她一定可以理解。非常信任阿兹莉尔,认为其头脑灵活。
对特图最后以渔翁得利的方式取得唯一神宝座的做法不满。
在实体化文字接龙中输给空白,对于“空白”挑战神的勇气,赋予自己的知识以及对自己的渊博的知识的认可,吉普莉尔对“空白”展现了天翼种仅对主人(战神)才有绝对服从姿态
对空白的世界的文明有极大兴趣,会露出受到诱惑而忍不住口水直流的花痴态。
输给空白而成为他们的所有物后,被从议会上除名,但仍然有足够的影响力。
所写的空白兄妹观察日记在“阿邦特·赫伊姆”被传为圣典。使得两人受到数名天翼种的热烈欢迎和追捧。并将空白两人在天翼种的游戏中巧妙地推上了众天翼种心中未来主人的位置,似乎对空有着超越主仆之爱的感情。
远古大战末期,与机铠种休比偶遇而死斗,种族上处于绝对优势的吉普莉尔却陷入了苦战,虽然最终消灭了休比,但为此消耗掉大量能量,需要五十年才可回复。这一冲突间接导致战神阿尔特【忒】修被机铠种消灭
被空称为“本身就是十八禁”。

阿兹莉尔(アズリール)
十八翼议会的议长,天翼种的「全翼代理」,幻想种阿邦特·赫伊姆之全权代理。
可以和战神阿尔特【忒】修曾经的使徒—-幻想种阿邦特·赫伊姆进行对话。在大战时期便是同一阵营。称呼其为“阿邦君”。
翡翠色头发,头上长有单角,异色瞳,光环的花纹也比吉普莉尔更为复杂。
经常露出天使般完美的笑容以此掩饰自己的内心。
第一个被制造出来的天翼种,用战神阿尔特修十八翼的第一根羽毛创造,已经超过二万六千岁。
自称所有天翼种的姐姐,受到天翼种的爱戴和敬重,并被她们衷心地称呼姐姐。叫吉普莉尔为“吉普酱”(ジブじゃん)。见证了战神阿尔特修口中”不完全性“个体吉普莉尔的诞生,并目睹战神带着单纯的勇猛和乐在其中的笑容为其取名的过程。经常以要求吉普莉尔叫自己姐姐来和她交易。
语尾带“喵”(にゃ)。
最终通过’“书籍共有法”的人。讲述了一部分和主人有关的大战时期的故事。
被吉普莉尔认为固执,只会记录,不会思考。(“你本身有曾靠自己思考,写出任何东西吗?”。)
六千年来时常发出”为何我们战败?“、”为何我们残存下来?“、”为何我们还活着?”之类的叹息和疑问,并感到疲倦痛苦。
在主人阿尔特修被自身力量击溃后为了阻止以“道具“为理由而被创造出来的天翼种们集中全力贯穿身体而自杀而说出了要寻找击溃主人的未知的谎言(实质上并不完全算是谎言,曾经被战神委托如果自己战败了阿兹莉尔就去寻找那股名为“未知”的战败原因。不过当时面对处处优势的局面阿兹莉尔并没有在意),将原本是向一人下达的命令,变成了数人共同担当的使命(存活理由)。
从此天翼种开始为了寻求答案和自己为何存活下来疯狂收集知识。但六千年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一开始被认为拥有命令全体天翼种自杀的特权,而且打算将主人的战败归结为“单纯的不合理”让全体天翼种自杀,实质上并没有那种权利,谎言持续了整整六千年,后被空白揭穿。
在游戏末尾被天翼种们拜托给了空白。
在从空白那里得到不能算答案的答案后释怀,几千年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开怀大笑。
在游戏最后体内自己本身的力量和阿邦特·赫伊姆的力量被言灵封印,即”带着束缚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盟约而生效,身体机能等受到限制,尝到了重力等各种束缚,相当于人类种。(没有魔法,无法飞行,甚至看不见精灵。)
在封印的一刻感到主人战败时的恐惧和阴云般不解的冲击。
被空白命令从“我最弱”重新开始。回到起点。最终发现天翼种收集知识的做法是多么无聊的事情。所追求的的答案——-根本没有答案。已知和未知的相互转化,无终无止。想要学习,思考。开始相信天翼种本身的可能性,并试着去践行,
认为吉普莉尔的头脑十分灵活。并以朋友的身份把二人交给吉普莉尔,却被其牺牲自己也要保护主人的信念拒绝。临行前给了空一个吻。
巧妙地以”观察学习艾尔奇亚,天翼种所找到的答案—为了让所有人履行主人最后的命令而缔结【形式上的同盟】“推动阿邦特·赫伊姆加入了艾尔奇亚联邦。但在确认空白的可能性值得信任前她不允许天翼种将二人视为主人。
持有天翼种的棋子,但要作为赌注则必须得到议会同意。
猜测终结大战导火线的阿尔特修之死是建立在人类种某人的意图之下。
大战最后率领天翼种击败机凯种。

十六种族中位阶序列第十四位。
兽耳兽尾的种族,耳朵和尾巴的种类因人而异。
与天翼种并列十六种族中最好战的前两名。
虽然无法使用魔法,但有着接近物理极限的身体能力,在限制使用魔法的前提下,能与天翼种不相上下。
感官发达,能凭五感察觉魔法发动,或者对方是否说谎。
部分个体拥有“血坏”的体质,发动时全身毛发和眼睛都会变成血红色,能暂时让身体能力进一步提升,甚至凌驾于物理法则之上。
发动“血坏”会对身体造成极大负担,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建立名为“东部联合”的高度工业化的国家,甚至有游戏机。
对外时用神秘的游戏击败对手,夺取对方的国土。
赢得国土的同时附加删除对方记忆的条件,因此游戏内容一直是谜。
由于游戏内容由被挑战者决定,所以只进行防御战,却在50年内一跃成为第三大国。
种族的棋子为“兵”。
代表国家——东部联合,具有高度的科技文明。空白挑战世界的头号受害者,第一个加入艾尔齐亚联邦的国家。

初濑伊纲(はつせ いつな)
声优:泽城美雪
八岁,幼女,有着黑色的鲍伯头与眼睛(动画中为蓝紫色头发,红色眼睛),以及狐狸耳朵和尾巴。是血坏个体。说话的结尾习惯是“…得斯(です)亦即“的说”,源于日语,罗马拼音“desu”。”
发动能力后,双目和全身毛发都会变得血红,可以让身体机能暂时性的得到提升,但也会对身体负担过重,甚至危及生命。
遇到空与白之前,认为游戏是彼此掠夺、间接厮杀的手段,加上身为“东部联合驻艾尔奇亚大使”(并且居住在大使馆),积蓄了太多压力,谈到和自己进行游戏就会表露出明显的敌意。在开始和空白的游戏前被问“你玩游戏感到快乐是什么时候?”而受到极大影响,在游戏中输给空白却得到了第一次玩游戏时的快乐感。之后,渐渐找回了玩游戏时的快乐。
受到祖父初濑伊野影响,措辞粗暴,并夹杂轻蔑性的错误的敬语,但本人并无意识。空认为是被其爷爷教坏了。后被空白兄妹慢慢纠正(白语:反差萌)
称呼史蒂芬妮为”史蒂公“,其实并无恶意。(日语里“公”本来是尊称,但用在昵称后面就成了嘲笑的意思)
  喜欢玩电子游戏和吃鱼,并且很能吃。
赞赏空白的抚摸技术,喜欢两人的气味。
在东部联合变成艾尔奇亚联盟后经常去找史蒂芬妮和空白,受到人类种和兽人种小孩们的热烈欢迎。
在海栖种女王的小游戏中,为了救出爷爷而彻夜不眠在先王的书籍里帮助史蒂芬妮寻找线索。

初濑伊野(はつせ いの)
声优:麦人
有着白色的头发,以及狐狸耳朵和尾巴。带着眼镜。九十八岁,和艾尔奇亚的先王交战过。
前任兽人种驻艾尔奇亚大使馆大使,后任东部联合驻艾尔奇亚大使馆次使。
初濑伊纲的爷爷。
平常说话时举止端庄,但是一遇到关于伊纲的事情就会暴露本性(孙女控)。
巫女的得力助手。
  被巫女爆出是有三十个妻子的绅士。本人辩解说自己是真心实意爱她们每一个人。
在巫女取回兽人种的在大陆上的权力后被以全权代理的身份命令跟随空白等人,被空分配和史蒂芬妮一同处理艾尔奇亚联邦的国政。
在和海栖种的游戏中作为先锋以激情澎湃的爱之话语追求莱拉,但失败并且被强制退出了游戏。被海栖种扣留,甚至连巫女也放弃了他,但最后被空白救回。

巫女
声优:进藤尚美
拥有闪耀着光辉的金色长发和金色修长兽耳,金色的两尾狐,身上穿着由白、赤、黑三色编织而成的,有如巫女服的衣饰。
眼镜娘。
据空推测至少有五十八岁。但外貌是不过二十岁的美少女。但因为动作和语调的关系,给人年长的感觉。谈到年龄问题会很生气。
东部联合的全权代理者,实质上的兽人种女王。
血坏个体,使用血坏后通过空白抚摸尾巴能减轻疲劳感。因为血坏个体的关系,老化十分缓慢。发动能力时可以强行突破物理极限的五感,捕捉到半径五百公尺内的一切动静,甚至抵抗20倍的大气压,短暂地在水面上奔驰。
一手将原本只是持续内乱数千年的无数部族的列岛,统合成东部联合,并在50年内一跃成为第三大国的传奇人物。对于兽人种而言是等同于神的真实存在。
但为了实现统一兽人种,自己也赌上了一切,甚至连自己的本名也忘记。所以实际上连兽人种本身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平时居住在东部联合首都巫雁的巫社—–”中央大楼中庭“(月读之光)。
东部联合失去大陆资源后被逼上绝路,不得已放弃五十年来的只进行防御战的战略,主动向空白发出挑战,被空明目张胆的作弊,却因为结果反而更有利而无法捅破,哭笑不得下同意加入艾尔齐亚联邦。
有未曾实现就放弃了的梦想,且似乎因此而关注着与梦想有相似目标的空白。
参与了空白与海栖种的游戏,在吉普莉尔的掩护下偷偷使用血坏协助空白揭穿了海栖种的谎言。
侍奉神灵种之人,能以自己的意志,让兽人种的创造神附身,因此称为“巫女”,并能召唤神灵种(动画第12集尾)。

十六种族中位阶序列第十二位。
依靠吸食其他种族的体液,吸收其中的“灵魂”来生存的种族。
只是为了活命的话,从白色浑浊液到汗液都可以,但只有直接吸血才能成长。
吸食灵魂质量和浓度相差太多的体液就会被蒸发。
遭阳光直射就会死,直接吸血时也会将这一特性传染给对方。
擅长幻惑、隐密的魔法,其天赋甚至凌驾于森精种。
在刚吸完血后,连欺骗第一位的“神灵种”都不在话下。
“十条盟约”之后,未经对方许可就不能吸取血液,因而无法成长,并因此濒临灭绝。
曾打算与同样因“十条盟约”濒临灭绝的海栖种通过假比赛达成对双方都有利的平局,却被不知轻重缓急的海栖种反咬一口,因而沦为附属。
由于海栖种中唯一不需要榨干对方就能繁殖的女王陷入冻眠,吸血种男性如今仅剩最后一人且尚未成年。
受与海栖种间盟约的限制,寄居在海栖种建立的海底国家奥仙德。

普拉姆(プラム)
有着少女外表的少年,吸血种最后的男性兼全权代理者。
起初对空等人隐瞒自己性别。
话语术水平极高,擅长在不说谎的前提下诱导对方误解。
非常擅长隐藏自己的气息,甚至连吉普莉尔也难以察觉。
以“提供奥仙德三成的海底资源,以及缔结永久的友好关系”为条件,请求空白等人挑战海栖种女王所订下的“游戏”,以唤醒女王。
作为游戏协助,提供“恋爱魔法”,以确保攻略女王成功。
真正目的分三个阶段:让空在游戏中失败,拉人类种为替死鬼;即使游戏成功,也因为是自己用的魔法而成为唯一赢家;万一空白不用魔法而获胜,女王所赌的“自己的一切”也会将海栖种提供血液的义务转移到人类种。达成任何一个阶段的目标,都能让吸血种摆脱海栖种的控制而获得解放。
在空白和天翼种的文字游戏中化身为翅膀(可以供两人左右配合操控的长围巾)帮助他们。
尝过空白的体液后对其他人的已经无法提起食欲。

上半身是人,腿部以下则是鱼的尾鳍的种族,十六种族中位阶序列第十五位。
无法长时间离开海中,在东部联合南方的海域建立国家“奥仙德”。
无法使用魔法,但有着只要是在海中就能魅惑一切的能力。
拥有特殊能力“冻眠”,能一睡千年。
只有女性的种族,需要异种族的男性才能繁殖。
与其他种族的男性交配时,会将对方一直榨至精尽人亡 ,因此在“十条盟约”后同样濒临灭绝。
每代会出现一位不需要榨干对方也能繁殖的个体。
智商问题在其他所有种族间沦为笑柄,与最下位的人类种相比更被人瞧不起。
所以甚至在一些种族的语言中“海栖种”等同于”笨蛋“的意思。
与吸血种建立同盟时,因为智商问题反咬吸血种一口,强迫吸血种男性协助自己繁殖。
对吸血种男性死绝后自己也会遭殃的事情毫无自觉。
(但事实上之所以反咬了吸血种使之沦为奴隶是因为海栖种有着可怕的野心,认为只要在快要灭绝的时候再去奴役其他种族即可,同时如果不是空白找到了游戏获胜的方法,不论吸血种在其中怎样使诈,最终获得最大利益的都将是海栖种,小说中连普拉姆都惊叹其实自己是被海栖种利用了)
代表国家——奥仙德,的联合国家,具有丰富的海洋资源,在空统和这个国家后,极大程度上缩短了和东部联合的国力差

莱拉·罗蕾莱(ライラ)
海栖种的女王,全权代理者。
有着海浪般的蓝色长发,年轻晶莹的脸。
雪白的身体装饰着耀眼的黄金,自大腿以下则转变成鲜艳的鳞片。
如今唯一能不榨干对方就繁殖的海栖种。
魅惑的能力远超其他同族,从小就受尽恩宠。
有着巫女和吉普莉尔也无法抵抗的魅力。
在八百年前、成为女王及全权代理者之前,因追求童话故事而使用‘冻眠’能力进入沉睡。除非挑战者通过所订下的‘游戏’,否则不会醒来。
赌注是“自己的一切”。在前任女王去世,莱拉自动成为全权代理者后,等于赌上了海栖种的棋子。
胜利条件被普遍认为是“让女王爱上自己”,但其后被空证实为错误的条件。
真正的胜利条件为不受自己的魅惑力影响的“真实的爱”,寻找即使能让自己着迷,却绝不会对自己着迷的人。
抖M,实际上只要在游戏中揍她一顿就能通关,可是碍于盟约的限制,无法实现。在第二次的游戏中被吉普莉尔逼上海岸,脱离了大海的庇护,被空白破解游戏,后称呼空为”夫君“并创造了女儿。
英雄母亲,苏醒后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海栖种濒临灭绝的危机。

亚米拉(アミラ)
海栖种的女王代理。说话十分有个性。
在空白等人进行唤醒女王的游戏前,才向他们解释需要【向盟约宣誓】赌上一切,并宣称即使吸血种等人所编纂的“让女王爱上您”术式失效,亦能原原本本地归还他们所赌上的一切。
知道女王的赌注为“自己的一切”,因此毫无唤醒女王的打算。
知道女王的游戏的胜利条件并非“让女王爱上自己”,但不知道通关的真正方法,并将情报对空白等人隐瞒,目的是让骗得空白输后,将人类种变成海栖种繁殖的饲料,并在游戏进行不久就扣留了伊野。
但当得知女王的游戏真正的通关方法(揍她一拳之类的,其本人说【只要踩我一脚就能通关】)后连同族人一起表示非常愤怒(因为一直被她这一任性要求逼至灭绝边缘,估计就算是把海栖种的一切都交出去,也想出口恶气吧。。),并欢愉的看着空白和吉普莉尔大面积毁坏女王梦境中的海栖种王都。

空的女儿
第5卷末尾登场的海栖种少女,空的女儿,名字未知。
莱拉用空的毛发中含有的微量灵魂合成后制作的自己的复制体。
一句“爸爸”就让空陷入暴走女儿控的状态。

十六种族中排行第十位。全体都是机械的种族。
创造神在远古时期被已经“不活性化”(即被剥离了“神髓”),其名字连机凯种本身都已遗忘。
每437个个体组成“连结体”共同行动,其中一个为指挥体,下面有战斗体、观测体、解析体、设计体等不同分工。大战中共有32个连结体,头头是“全连结指挥体(アインツィヒ)”。
只要受到过一次的攻击或者见识过的战略就不会再有用,并且可以设计出同等的武器,在无止境的“大战中”理论上可以无限强大的种族。
全体数据同步连接,跟一个个体敌对就相当于跟整个种族敌对。不过机凯种不会自己发动攻击,只会在被攻击后反击。因此其他种族都禁止与其敌对,地精种对机凯种的记载是“不可接触危险种”。
“大战”中除天翼种外唯一成功杀神的种族。
“大战”时与龙精种三王之一的焉龙战斗投入了由总战力的1/4、8个“连接体”组成的“复合连结体”,在牺牲了42%的个体后获得胜利。
因为被禁止对其出手,在天翼种中首级的稀有度与龙精种并列为5级。

休比·多拉(朱碧·多拉)(シュヴィ·ドーラ)
除了头发颜色外,无论是性格还是长相都与白极为相似。
机凯种中的“解析体”,编号üc207Pr4f57t9,为隐瞒身份,由里克起名休比。
头上有不可拆卸的零件,身体各部也能看到外露的机械部分。背后还2条像尾巴一样的“疑似精灵回廊链接神经”,能从周围摄取精灵作为动力。
除此外外表为十岁左右的人类少女,黑发白肤红瞳,毫无非议的美少女。
战斗能力低于机械中平均水平,出力与战斗体相比不足32%。
内置“欲求不满的妹妹”、“傲娇”等多种语言模式——都是毫无语气的棒读。
防水防尘防冻防火防弹防爆防魔防精灵,但不防污。
试图理解人类的心,但因为解析过程中错误频发而被“连结体”废弃。
主动接触里克,被其以“被毁灭了的村庄的幸存者”的名义带回村庄。
说话原本冷冰冰毫无感情,充满机械感,在里克的要求下改成“胆小怕生,不爱交流,说话慢吞吞”的方式。
为了掩饰头上的部件,终日戴着兜帽。
在与里克的朝夕相处中逐渐变得充满人性,最终与里克结为夫妻。
没有洞,虽然知道构造的话可以自己改造出来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曾经参加焉龙讨伐战,在面对焉龙临死一击时提案避免了两败俱伤。却因此间接导致了里克故乡的毁灭。
在瞒着里克一个人去设置装置的时候遭遇吉普莉尔的袭击,走投无路下,向“连结体”发出再次连接申请却遭拒绝,对所属“连结体”的指挥体一顿痛骂后获得批准,将自己的遗志和“心”的数据作为“重要样本”与连接体进行同步。最终被吉普莉尔认定为已非“猎物”,而是必须当场排除的“威胁”,在“天击”中香消玉损。
临死前动用全部力量保留了左手上的结婚戒指。
被机铠种称为“遗志体”,相对的里克被称为“意志体”。
艾特苏希
与所有机凯种连结的指挥体的男子,艾特苏希此名来自于“全连结指挥体”。为了完成被认定为‘遗志体’已死亡的休比所托付遗志,带着休比所留下的戒指与里克接触,并拟定出全机凯种配合里克命令的战略。
为结束大战而与战神阿尔特休交战,并且成功剥离阿尔特休的神髄。机凯种的历史上,第一个目视确认战神的机体。
指挥机凯种中的十一机“连结体”制造出“真典·杀星者”,计划在机凯种成功消灭阿尔特休之际由里克启动,将星球贯穿并引导出“星杯”。

特图(泰特)(テト)(TET)
声优:钉宫理惠
唯一神,拥有能够任意将世界抹消并重新创造之权限的人物,过去被人称为“游戏之神”。
“大战”中长期袖手旁观,保留力量,在最后时刻渔翁得利登上唯一神宝座,之后划定了十六种族并制定了“十条盟约”。是一个正太模样的神。
度过了几千年无聊得不能再无聊的岁月。就在游荡于各个异世界的时候,听到了『 』的传闻。然后在国际象棋上输给空与白后,把空与白带去异世界。
从来没有输过,第一次输掉游戏是和空白的国际象棋对战。宣誓下一次和空白的对战绝对不会输。
挑战游戏之神的方式为在西洋棋盘上与其对弈,但首要条件是集齐十六种族的“棋子”。认为一切都可以用游戏解决,连唯一神的神座也可以。持有星杯。
里克利用三大势力释放的最大的一击打穿行星使星杯强行出现后(因为神灵种是从信仰中诞生的概念,所以不断会有新的神灵种诞生和休眠,大战也永不完结)里克所信仰的信念对游戏的神的想象进行描述而产生,创造出的最弱的、最后的神灵种—–”游戏之神“特图。在里克和休比的信心之下产生神髓而获得实质存在。
因为诞生于人类种的信仰,因此对人类种有深厚感情。
评价里克和休比强于空白但是没有说出来。(二人还未对真实的人生游戏挑战)
第六卷因为无聊的岁月突发奇想想要现身在空白面前以人类种的身体游荡,数日不吃不睡,在艾尔奇亚,结果体力不支饿倒被初濑伊纲救起,感受到人类种机能的弱不禁风,之后进行的纸牌游戏中以九胜零败的成绩战胜对方。并讲述了大战时期的故事。
平常的休闲即日常是适当地在世界游荡,之后回去。
特图实际上是因里克·多拉与休比·多拉二人的意愿而诞生的“只因为两个人的意志而诞生的最弱的神”。

神灵种是根据愿望而显现于世的种族,由星球的概念而生,通过愿望、祈祷,进而得到‘神髓’而诞生。
能透过破坏其他神灵种的‘神髓’并把破坏时产生的力量吸收,从而增强力量。
为了争夺支配一切概念的星杯而发起持续千年的大战。
因为让星杯显现的条件加上自身特性大战难以完结。
大战末期,人类种的利库利用三大势力所释放出的最大力量打破行星,显现星杯。
创造最后的神灵种特图,大战得以结束。
卡伊纳斯
以大自然为概念而诞生并且实体化的森林之神,创造了森精种,可以使用一百六十八重术式(森精种最强的术者为八重术者)。
阿尔特修
以憎恨、战意、恶意和血为食粮神灵种。大战期间最具实力的神灵种,被称作战神。创造了弑神尖兵之一—天翼种。事实上是直到大战末期都没有出现和他并驾齐驱的强者。因此自身也没有即将战败的预感。唯一的绝招是集结所有天翼种力量的“天击”合成一束的’神击“。在大战最后投入所有兵力和机铠种作战,但最后因为艾特苏希成功地剥离其神髓而消失(文中并没有体现出其是死亡,只是所有的神灵种只要有神髓就能存在,没有便不能存在)。神击所发出的的力量全部反弹到了自己身上。拥有十八根翅膀。曾经命令过阿兹莉尔如果自己战败让其去寻找击败自己的未知。
奥坎
锻造之神。创造了地精种。

编辑

【一】这个世界禁止一切的杀伤、战争与掠夺。(注1)
【二】所有纠纷一律通过在游戏中决一胜负来解决。(注2)

十条盟约

【三】游戏中须赌上双方皆认为对等的赌注。
【四】在不违反第三条的情况下,游戏内容、赌注皆不受限制。
【五】受挑战的一方有权决定游戏内容。
【六】“向盟约宣誓”所打的赌绝对要遵守。
【七】集团纠纷应指定全权代理人。
【八】游戏当中有不正当行为者,一旦败露就视同败北。(注3)
【九】以神之名宣布,以上各条皆为不变的规则。
【十】大家一起和平地玩吧!!(注4)
注1 限十六种族内部,不包括动物等无知性的物种。除非事先获得对方同意,否则一切会对他人造成伤害的行为均会被强制取消。
注2 包括从抢夺财物到领土争夺,甚至挑战唯一神宝座。
注3 换句话说,只要作弊不被揭穿就没有问题。
注4 第十条不在第九条“以上”的范围内,是十条盟约中唯一没有强制力的。表面上是在讽刺“反正你们这帮人也不会好好相处的吧”。实际内藏着这个游戏世界的攻略法,如果不和平相处开心的玩游戏,就不会有挑战唯一神特图的资格。(挑战唯一神需要集齐16个棋子,而根据第十条盟约是禁止某一种族以抢夺的方式得到其他种族的棋子的,空因为看到这点所以在兽人种巫女在游戏失败向人类种宣战时用作弊的方式与兽人种结成同盟。)

“大战”后登上唯一神宝座的特图所指定的十六个具有知性的种族的统称,按魔法适性值的高低排位。
第六位以上跟第七位以下是天差地别的,七位以下的是‘生物,而以上的是‘生命’。
天翼种(第六位)中最强的个体吉普莉尔一人使用天击,可将森精种(第七位)的首都轻松毁灭。而天翼种需要30人左右才能杀死一个巨人种(第五位),需要至少50人才能杀死龙精种(第四位),而出动百人以上仍然会被神灵种(第一位)击溃。
每个种族都有一个代表自己种族的棋子,由该种族的全权代理者保管。
棋子的外形为国际象棋,其中人类种的棋子为“王”。
表面上棋子可以说是每个种族最后的赌注,当一个种族连棋子都输掉时,整个种族都将沦为对方的奴隶。
但实际上棋子根据盟约第十条是无法掠夺的,所以空白选择结盟而非吞并东部联邦。
当集齐全部十六个棋子后,即获得向唯一神特图挑战的权利。
【第一位】神灵种(オールドデウス)
【第二位】幻想种(ファンタズマ)
【第三位】精灵种(エレメンタル)
【第四位】龙精种(ドラゴニア)
【第五位】巨人种(ギガント)
【第六位】天翼种(フリューゲル)
【第七位】森精种(エルフ)
【第八位】地精种(ドワーフ)
【第九位】妖精种(フェアリー)
【第十位】机凯种(エクスマキナ)

星杯(4张)

【第十一位】妖魔种(デモニア)
【第十二位】吸血种(ダンピール)
【第十三位】月咏种(ルナマナ)
【第十四位】兽人种(ワービースト)
【第十五位】海栖种(セーレーン)
【第十六位】人类种(イマニティ)

唯一神之宝座以及绝对支配权的概念设备。形状为星形的正十二面体。
神灵打倒只剩一人,星杯就会降临。
现时的持有者为特图。

编辑

参与者:空 对 史蒂芬妮 ,克拉米(菲尔)对弗里兹 ,等等
比方说德州扑克啊,21点啊。
还有直接拿出KQA三张牌,反铺桌上,参加者两人各抽一张,然后比大小(K→Q→A→K)。

参与者:【 】对 克拉米
每个棋子与人同大,拥有与职阶相应的模样。
胜利条件与国际象棋一样。
由于拥有自我意识,因此棋子会自行做出部分判断(例如不会听从参赛者命令前往会被吃掉的位置)。而参赛者的情绪与领导力对棋子的影响很大。
空依靠他的领导力使全部棋子无视正常国际象棋规则集体行动起来。并且依靠“表白”使黑方的【皇后】加入白方。并促使她成为红方。
因为克拉米强行让棋子杀敌的【暴政】使自方的【国王】自毁,【 】胜利。

参与者:【 】对 吉普莉尔

与现实的文字接龙规则相同。胜利条件为另一方失败,失败条件为:1、说出已出现过的词语;2、30秒内无法作答;3、无法继续比赛。
不同之处在于,任何使用的词语,若是不在场的话将被召唤入场,在场的话将会消失(即便是【 】原来世界的事物都可以召唤,例如氢弹)。
空借此创造出了【超健全空间】(右图)(具体是什么,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小说)。
最终,【 】依靠原来世界的知识使吉普莉尔陷入【无法继续比赛】的境地,获得胜利。

参与者:空 对 克拉米 ,【 】对 克拉米

规则与现实相同。但是这个游戏是由吉普莉尔与菲尔·尼尔巴莲一同制作的,因制作的内容太过庞大,于游戏结束后崩坏了。
棋子由黑白各32枚共64枚组成。每枚棋子由1到32标数,依次放置于棋盘。
从32号到1号棋子,分别代表了构成当时自己的从最无用到最重要的32个部分(包括现实和抽象)。若是自己的棋子被翻转,则在那上面的事物也将一同被对方获得。
空在对弈中进行到只剩下1、2、3三个棋子时空【自身的存在】被夺去,因此白等人忘记了他的存在。但由于空提前提出要求【己方参赛者无法继续比赛时由己方其他成员代替】,逐渐回想起来的白代替空完成了空所布下的局,获得了胜利。
顺带一提,空剩下的三枚棋子分别代表:
3 游戏的胜利方法
2 对白的信赖
1 白的一切

参与者:【 】,吉普莉尔,史蒂芬妮 对 初濑伊纲

兽人种独有的真实射击游戏。兽人种胜利条件为非己方玩家全被【枪】击中成为【爱的奴隶】,兽人种失败条件为兽人种玩家全部成为对方【爱的奴隶】。
游戏中,由于参赛者初濑伊纲与游戏的监督者初濑伊野合作作弊,【 】和吉普莉尔陷入苦战(小多被暂时性放弃)。最终,【 】凭借白出色的计算能力以及空对大局的把握,获得了胜利(由小多打出最后一击,当然,是【 】算计好的……)。

参与者:空对巫女
决定东部联合命运的一场游戏。不过说到底就是抛硬币猜正反……
游戏的赌注为
空所要求的是:东部联合要被艾尔奇亚合并。
巫女所要求的是:兽人种权利的保证、自治权,以及大陆资源的提供。
空作弊使硬币被空移动的石板卡住,呈现直立。因此,若是不揭发,则要么判同胜,要么同败。由于此次作弊有利于巫女以及东部联合,游戏判定为同胜。
最终变为“【东部联合】虽然纳入【艾尔奇亚】旗下,但是兽人种的权利受到保证,维持自治权,大陆资源也相互流通。成立【艾尔奇亚联邦】。”

参与者:【艾尔奇亚联邦】代表 对 【海栖种】【吸血种】代表

幻想童话般爱情的海栖种女王沉睡前设立的游戏。以【唤醒沉睡的女王】为最终胜利条件。
一开始被误认为是恋爱游戏(让海栖种女王爱上谁)。
后被证实胜利条件为【给予女王无法获得的爱】。因为女王什么都能得到,所以想得到无法得到的东西。
游戏以空近400字的羞辱作为最后一击,打破了女王的沉睡。(不知道榎宫老师有没有考虑过松冈的心情……虽然声优都是怪物……)

参与者:【 】,普拉姆 对除去阿兹莉尔,吉普莉尔以外所有的【天翼种】
吉普莉尔根据【 】的情况与阿兹莉尔协商后决定出来的游戏。【 】获得游戏胜利的话将得到全天翼种协助。
游戏开始前,阿兹莉尔将日文中四十六个平假名分配到任意四十六位天翼种身上(参赛天翼种一共有一百位以上),并且出现在身上的位置不一。
开始后,【 】需要将触碰这些文字以【收集】。当收集到需要用到的文字后便可以拼凑为【言灵】(只有【 】可以使用,每个字只能用一次)。使用的言灵将成为具体的事物(例如【揉】——使用后部分天翼种开始揉另一部分天翼种的胸部……)。过程中若是被天翼种触碰到便算【失败】,支持一小时不被触碰便算【胜利】。
游戏以【 】将言灵【“缚りプレー”でこの世を生きろ】(以“受缚之身”在这世上活下去)击向阿兹莉尔结束(刚好一小时到)。

克拉米,菲尔·尼尔巴莲对 巴尔提鲁,弗里兹
森精种间一个寻常而单纯的游戏。一般而言,魔力较高的一方获胜。
游戏将塔罗牌分配给双方各22张,每人选取两张组成大阿尔克那(Major Arcana),并由此创造出相应的角色进行战斗。某方的角色战败时,此方将受到角色带来的伤害(允许使用魔法防御)。当一方认输或无力再战时游戏结束,另一方胜利。
游戏中,菲尔与巴尔提鲁开战,技高一筹。与此同时,克拉米找到协助巴尔提鲁作弊的管家弗里兹,用扑克游戏(上面提到的KQA那个)战胜了他,并且显示出自己才是【菲尔】,而与巴尔提鲁对战的是【克拉米】。
最终战果是菲尔对弗里兹胜,克拉米对巴尔提鲁胜。

参与者:【人类种】对 除人类种外全部十五种族
胜利条件【获得星杯】。星杯出现方法为【所有神灵种只剩最后一位】。
大战被里克视为【游戏】,誓要结束这场噩梦,获得这场游戏的胜利。为此,他立下了游戏规则
第一,不能杀死任何人。
第二,不会让任何人死。
第三,不能被任何人看透。
第四,使用任何手段都不算作弊。
第五,他们的规则与我们无关。
第六,违反上述条例,一律视为败北。
通过自身伪装、信息窃取、动向诱导等方式,第一步,将大战移出人类种的活动范围;第二歩,引导其他15种族互相牵制;最后一步,剥离神灵种【神髓】,使星杯显现。
虽然过程中机凯种出现了伤亡,但是被周围的战友“要求”将伤亡视为【道具损坏】或直接视而不见。否则,游戏在朱碧死亡时便已经【失败】。
游戏的最终依靠机凯种剥离了战神阿尔特修的神髓,利库启动了【真典·弑星者】,贯穿了精灵回廊源流,唤出【星杯】,交予了【唯一神】特图。

编辑

日文版由Media Factory出版发行,繁体中文版由中国台湾地区的东立出版社代理发行。
单行本发售日期卷副标题
日文版
繁体中文版1ゲーマー兄妹がファンタジー世界を征服するそうです
游戏玩家似乎要征服幻想世界
2012年04月25日
[2]

2013年01月07日
2ゲーマー兄妹が獣耳っ子の国に目をつけたようです
游戏玩家兄妹似乎盯上兽耳女的国家了
2012年09月25日
[3]

2013年06月24日
3ゲーマー兄妹の片割れが消えたようですが……?
游戏玩家兄妹的另一半似乎消失了……?
2013年01月25日
[4]

2013年10月21日
4ゲーマー兄妹はリアル恋爱ゲームから逃げ出しました
游戏玩家兄妹遭遇现实恋爱游戏而逃之夭夭了
2013年06月25日
[5]

2014年01月28日5ゲーマー兄妹は强くてニューゲームがお嫌いなようです
游戏玩家兄妹似乎讨厌继承破关记录
2013年11月25日
[6]

2014年04月21日6ゲーマー夫嫁は世界に挑んだそうです
游戏玩家夫妻向世界挑战了
2014年04月25日
[7]
2014年08月07日7ゲーマーたちは定石を覆すそうです
游戏玩家兄妹要颠覆世界
2015年7月24日
[8]
8ゲーマーたちは布石を継いでいくそうです
游戏玩家要继承布石
2015年12月25日
[9]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1.

No game No life(游戏人生)
.SF互动传媒网[引用日期2015-02-10]
2.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1 ゲーマー兄妹がファンタジー世界を征服するそうです
.MF文库J オフィシャルウェブサイト [引用日期2014-01-07]
3.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2 ゲーマー兄妹が獣耳っ子の国に目をつけたようです
.MF文库J オフィシャルウェブサイト [引用日期2014-01-07]
4.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3 ゲーマー兄妹の片割れが消えたようですが……?
.MF文库J オフィシャルウェブサイト [引用日期2014-01-07]
5.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4 ゲーマー兄妹はリアル恋爱ゲームから逃げ出しました
.MF文库J オフィシャルウェブサイト [引用日期2014-01-07]
6.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5 ゲーマー兄妹は强くてニューゲームがお嫌いなようです
.MF文库J オフィシャルウェブサイト[引用日期2014-04-22]
7.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6 ゲーマー夫嫁は世界に挑んだそうです
.MF文库J オフィシャルウェブサイト[引用日期2014-04-22]
8.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7 ゲーマー兄妹たちは定石を覆すそうです
.MF文库[引用日期2015-08-24]
9.

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8 ゲーマーたちは布石を継いでいくそうです
.MF文库J オフィシャルウェブサイト[引用日期2018-01-19]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外国文学


书籍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