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认知革命

究竟智人们是怎么创造出了有数万居民的城市、有上亿人口的帝国?这里的秘密很可能就在于虚构的故事。就算是大批互不认识的人,只要是相信某个故事,就能共同合作。

前面提过,虽然智人早在10万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东非,但一直要到大约7万年前才开始迁移到其他地区,造成其他人类物种的灭绝。

那么究竟智人胜出的秘诀为何?为什么我们能如此迅速抵达各个遥远而生态各异的栖地,而且落地生根?我们是怎么将其他人类物种赶出世界舞台?为什么就连强壮、脑部发达、不怕寒冷的尼安德特人,也无法挡住智人的屠杀?相关的争辩必然会继续。而目前最可能的解答,正是让人得以辩论的原因:智人之所以能征服世界,是因为有独特的语言。也就是作者说的“认知革命”。

智人的语言并不是世界上的第一种语言。每种动物都有着某种语言。就算是蜜蜂或蚂蚁这些昆虫,也有极精密复杂的沟通方式,能够告知彼此食物所在。甚至,智人的语言也不能说是第一种有声的语言。

因为许多动物都会使用有声语言。例如,青猴就有各种不同的喊叫方式,传达不同的信息。像是动物学家已经确定,青猴的某种叫声代表着:“小心!有老鹰!”而只要稍微调整,就会变成:“小心!有狮子!”

作者更是打趣道,爱因斯坦能说的声音,鹦鹉都能说,而且鹦鹉还能模仿手机铃声、摔门声还有警笛的尖啸声。当然,爱因斯坦可能有很多地方比鹦鹉强,但不论如何,语言这点可是远远不及。

但是这样的简单预警与防卫的沟通方式只能让社群数量到50个,一旦多余50个部落就回土崩瓦解。

那么,究竟人类的语言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社群规模更加庞大呢?

到了7万年前,智人突然发生了神奇的基因突变。让语言变得与其他动物不同,虽然我们只能发出有限的声音,但组合起来却能产生无限多的句子,各有不同的含义。仍拿狮子来袭举列子,只有人类可以绘声绘色地描述狮子在什么地方,长什么样子,做了什么,并且和部落的人一起商量如何抵御。

然而,语言丰富性最重要的信息不是关于狮子和野牛,而是关于人类自己。我们的语言发展成了一种八卦的工具。

智人主要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社会合作是我们得以生存和繁衍的关键。对于个人来说,光是知道狮子和野牛的下落还不够。更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的部落里谁讨厌谁,谁跟谁在交往,谁很诚实,谁又是骗子。

正是这种八卦的能力,有效地维系着人类的交际沟通,于是部落的规模就能够扩大,而智人也能够发展出更紧密、更复杂的合作形式。

然而八卦的社群效应最多只能维持150人社交关系,只要超过这个数字,大多数人就无法真正深入了解、八卦所有成员的生活情形。

智人语言最独特之处在于能够传达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的信息,并且讲得煞有介事。讨论虚构事物的能力,对人类而言是场至关重要的认知革命。它是一切传说、神话、宗教、规则得以产生的根本原因。

比如“天堂”这个概念,你跟猴子说,只要现在把香蕉给你,死后就能到某个猴子天堂,有吃不完的香蕉,猴子根本不会放手。但人类会,人类会因为听说并相信“来世”的承诺,而牺牲现世的享乐。

这种虚构现实,尤其是人类“一起”想象,编织出种种共同虚构故事的能力,赋予智人前所未有的能力,让人们得以突破自然八卦团体的限制,集结大批人力,灵活合作。

基于以上的原因,智人为什么能打败其他没有这样新语言的人种,成为我们现在唯一的祖先也就不难理解了。

时至今日,人类形成的庞大的国家和城市,逐渐成为一个整体,其实最初都是来自于自我的想象力,从虚构出来的故事开始的。

总的来说,我们现代人类的统一祖先就是智人,在7万年前,他们幸运的引发了认知革命,真正脱颖而出,换句话说,认知革命的开始才是人类真正历史的开端。

那么,人类在认知革命后解决的是人类精神团结的问题,那么在物质水平上究竟是如何一步步发展到现在的呢,后续和你一起分享。

Share this post

Post navigation

You might be interested in...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Comments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